Rumor Has It:Slumber Party

時隔兩年,基於以前的演藝paro設定的故事。 

小學生文筆。 

很白爛,真的很白爛。 

白爛之外還唬爛。 

內含雙兼定、石青、長蜂、壓切宗,請自行避雷。 





Slumber Party


 和泉守兼定,TRB旗下的當紅偶像,這個月就要滿23歲了。 

去年和泉守的22歲生日當天正好是他全國巡迴的最後一場,在場一萬多粉絲為他慶生,偶像到骨子裡的和泉守在舞台上灑著淚感謝支持他的粉絲、團隊、朋友和家人,聽起來倒像是在撒嬌。這姑且算是一次大排場的慶生會,但還是工作場合,說不累人是騙人的。慶功宴結束之後,和泉守在回到住處的路上向經紀人堀川強烈要求明年他的生日絕對不要跟工作撞在一起,要自己開趴。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那天晚上就期待四位的光臨了。」 

剛拍完要刊登在下個月的知名女性雜誌上的照片,歌仙就在休息室見到堀川邀請他、青江、蜂須賀和宗三出席和泉守的生日派對。 

雖然被歸類為新生代藝人,然而和泉守畢竟是童星出身,出道已經十多年,在圈子裡的人緣可以說比很多長他幾歲的藝人要好上許多。這次派對邀請的人除了熟識的圈外朋友外,也有不少大牌藝人。那些大牌都輪不到堀川親自出場,反倒是正式出道不滿一年的花鳥風月有此榮幸,怎麼想都讓人覺得有種被盯上的感覺。 

「那天晚上好像有工作呢,這陣子都在忙著宣傳新單曲。」眼前直盯著他笑的堀川滿臉都寫著不容拒絕,歌仙打算應付了事的同時背後卻冒出冷汗。 

「花鳥風月那天沒有工作喔,是難得的休息日,就來玩玩吧。」也不論是怎麼對歌仙的工作行程如此了解的,堀川帶著禮貌的業務性笑容,態度卻更強硬。

 休息室的門突然「砰」的一聲被打開,青江、宗三、蜂須賀三人拖著腳步進入休息室,一個個都看起來疲憊不堪。

 「摔門太不風雅了,青江。」

 「是誰先溜走留我們應付那幾個工作人員的,一看就是混進來的。」青江縮在摺疊椅上,一邊用一種扭曲的的姿勢喝著贊助商送的碳酸飲料,一邊隨意地向堀川打招呼。 

「和泉守都幾歲了還提這樣的要求,堀川你也太寵他了。」宗三拿過青江手裡碳酸飲料喝了一口,露出嫌棄的表情後馬上又把罐子塞回青江手裡,皺起眉頭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強烈譴責和泉守的行為。 

「兼先生要是鬧起彆扭來很麻煩的,會直接表現在工作狀態上,作為他的經紀人我得避免這種情況。」堀川苦笑著,但沒有否認宗三的話。 

「他在工作上也是一根筋。」 

「還是說其實是心理年齡低於生理年齡?」 

「那是很麻煩。」

 青江和宗三同時揶揄地瞥了歌仙一眼。堀川聽見二人的挖苦也跟著看向滿臉無奈的歌仙。

 「那麼,很期待在生日派對上見到四位,你們來了兼先生一定會很高興。」


 堀川走後休息室裡只剩四人,原本就斜靠在椅子上的宗三直接掛在椅子上,跟旁邊挺著脊背的歌仙成了鮮明對比。 

「不想去就直接說不想去啊,有沒有工作哪瞞得了堀川。」 

「⋯⋯我還是會去的。」

 「跟前男友見面沒有那麼尷尬喔。這是經驗談,你相信我。」 

青江咬著吸管,發出飲料喝完後吸空氣的聲音。歌仙遞給他自己只喝了一口的碳酸飲料。看著青江開始喝第二罐奇怪口味的飲料,宗三又露出嫌棄的表情。 

「你那哪是前男友,都是炒作和煙霧彈。」 

「我很努力地演給狗仔看耶,該親的也都有親,這樣就算前男友、前女友了吧。」 

「你是小學生嗎?以為借位接吻就會懷孕。」

 「偶爾還是會真親嘛。」

 「我要告訴三條。」 

無視旁邊兩人的鬥嘴演變成JK般的打鬧,歌仙轉頭才發現蜂須賀從進門就沒說過話,擔憂地看著蜂須賀沈默的臭臉。 

臭臉的美人果然還是美人。

 歌仙先感嘆了一番蜂須賀的風雅氣息,然後問發生了什麼事。

 「長曾彌說等下要來公司載我回本家。」 

 「你大哥自己來?找司機不就好了。」

 「他不是我大哥。長曾彌說司機今天臨時請假,他剛好有空。」 

 「那跟他說你可以自己回去?」

 「⋯⋯他已經到公司了。」

 長曾彌的高效率讓蜂須賀溜不走,堀川的當面邀請也讓歌仙躲不開。自說自話的感同身受讓歌仙在心疼蜂須賀的同時也可憐了自己一把。 





---- 

脫宅一年多,突然就回坑了。 

好多刀都不熟。7-3真難啊。 

過了這麼久我還是不知道誰比較適合當他們的經紀人。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電波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