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Basara[誤]

只是個腦洞(keng)。
po主吃瀨戶內、蒼紅、三左,偶爾吃吃家三、佐幸、左三,求⋯⋯歡迎勾搭:D


陣營大概是這樣

SABER


master小十郎 servant筆頭


  小十郎原本是港口黑幫【有人懂我的梗嗎⋯⋯】,過膩了打打殺殺的日子正打算回老家種田的時候,被奄奄一息的老大伊達輝宗托付了筆頭的聖遺物,無奈之下只好參加辛亥聖杯戰爭。


  曾經被米汁那莉誤會成筆頭是master、小十郎是servant,於是筆頭被打到幾乎快回英靈殿,這件事被筆頭當作不能提起的黑歷史。


  比起跟其他人戰鬥,筆頭對跟LANCER的戰鬥抱有更大興趣。


  伊達家跟豐臣家是世仇,但後來卻跟三成合作。


  讓筆頭當saber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想放筆頭卻找不到地方放而已,原因大概是⋯⋯你有見過用六把刀的saber嗎!!六把刀喔!!!辣麼屌的saber!!!你見過嗎!!!



ARCHER


masterANIKI servant毛利葛格


  參考了一點FZ的CASTER陣營。aniki是原·暴走族,有車有房父母雙亡的鑽石王老五【x】,家裡前幾代曾經當過半吊子的魔術師,對魔術一竅不通,本身也沒什麼願望,召喚出毛利純屬意外。


  因為aniki能力不夠的原因毛利利的能力也被降低,戰鬥的時候會因此很惱怒,所以極力避免跟其他陣營的人發生正面衝突。但是憑藉艹翻整個日の本的智商,能力被降低這點對他們也沒多大影響。


  寶具大概是智商【】。但是這個寶具的發動條件是沒有教會人員在場【】。


  對CASTER的master有生理上的厭惡。


  是ARCHER的原因是三支箭。


LANCER


master信玄公 & 佐助 servant幸村


 聖杯戰爭剛開始,武田道場的御館sama因為家康的突襲病倒,緊急之下僱來佐助當代理人。平常的言行個性看似輕浮不像魔術師,但實力實屬一流,戰鬥中也能窺見他身為活在暗處之人殘忍的一面。因此他平常不僅做諜報工作,有時也會被信玄直接委託去進行暗殺任務。(基本摘自維基【喂


 為了當信玄的替身把攻擊引到自己身上,佐助手上有假令咒。


 幸村被召喚出來的時候就跟御館sama一見鍾(師徒之)情。雖然是槍兵,幸運值卻異常地高。


 即使跟SABER陣營暫時達成同盟關係,如果沒有靈體化的話一見到筆頭兩個人還是馬上開打。 


 是LANCER的原因......不解釋了。




RIDER


master三成 servant大谷


  因為石田家跟豐臣家是世交,所以三成父母因為豐臣家的關係被伊達家的人暗殺掉之後,三成成為豐臣家的養子。在被收養的時候三成還很小,因此跟秀吉和半兵衛的感情很深厚。養父是秀吉。養母是半兵衛。


  秀吉跟半兵衛因為船難身亡之後豐臣家由三成接手。後來發現船難是由家康策劃的之後整天只想找家康復仇。願望是讓秀吉和半兵衛復活。


  因為三成一遇到家康就暴走會損耗大量魔力,暴走後休養期間刑部的魔力供應是左近負責。


  身為servant的刑部沒有把三成當作master而是當成朋友。因為利害關係一致,曾經瞞著三成和毛利合作過計劃偷襲BERSERKER陣營,但是發現毛利打算藉機讓家康和三成兩敗俱傷而作罷。【刑部好歹也是石田軍的軍師嘛⋯⋯


  吉繼是RIDER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吉繼有坐騎啊!【x



ASSASSIN


master松永 servant風魔


  不負ASSASSIN美名、存在感比NPC還弱的陣營。


  松永是為人低調的土豪收藏家,召喚風魔的聖遺物也是他的收藏品之一。就醬。【



CASTER


master天海大大 servant信長大魔王


  光秀參加過60年前的上一屆聖杯戰爭,期間殺了身為七個參加者之一的信長,之後改名為天海。自上屆聖杯戰爭結束後就開始等著這一屆的聖杯戰爭,希望成為參加者並召喚出信長。可惜的是,信長被召喚出來之後並不記得自己生前參加聖杯戰爭期間的事。


  光秀原本的願望只是召喚出信長而已,但在發現信長對自己毫無記憶後願望變成「信長復活,並讓信長親手殺了自己」。


  光秀看起來很年輕,但年齡不詳。大概是跟荒木學了波紋。


  因為信長原本是魔術師,所以魔力值比其他servant都要高。但因為不能算是真正的歷史人物,寶具等級比較低。


  出於個人興趣喜歡找ARCHER的碴。


  是CASTER的原因沒別的,只是覺得長得像。【




BERSERKER


master家康 servant剛大木本多忠勝


  德川家表面上是警察,但實際上的管轄範圍是一切魔術相關的事務。雖然經常需要與教會有工作上的往來,但家康本人對宗麟非常苦手。因為工作的關係,說是調停魔術師間的戰爭,但實質上則掌握著最大的權力,這種權利被家康笑著稱為「羈絆」。


  曾經用計殺了秀吉和半兵衛。看著三成整天喊著要復仇,想要對三成心懷愧疚,但並不認為自己所做的事是錯的,因此對三成的感情很複雜。


  跟上面那組一樣,是BERSERKER的原因也是因為長得像。【......


教會 扎比教團


監督 大友宗麟


  雖然是教會,但這群人其實是來亂的。【喂!


  聖杯戰爭開始前扎比落跑,所以這次的監督只能由宗麟來擔任監督代理人。明明是應該保持中立和維持公平的監督,但是只要一在各個陣營戰鬥時出現就會讓情況更加混亂。比如用奇怪的手段讓英靈加入扎比教團,導致聖杯戰爭一時被強迫中止。【『タクティシャン!』『アァ~♪ そこにいるのは~♪ 伝説の~♪ SUNDAY~♪』


  宗麟常常想濫用教會的權力來干涉聖杯戰爭,但每次都會被立花宗茂制止。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立花制止的也只有這一點,其他情況全都隨便宗麟胡鬧。




大概像這樣!







以下正片片段








  手指無法克制地顫抖,眼眶撐大到極限,內心的欣喜讓嘴角上揚,因為震驚而僵住了的臉部卻無法做到,只能使嘴角不斷抽搐。


  地上由鮮血畫成的陣仍發著光,環繞在其中之人身旁的濃濃霧影開始一點一點消散,巨大的頭盔、綠色的綢緞、映著月光的刀鋒,漸漸顯現在眼前。


  霧影中的人半張臉被面紗遮掩起來,只露出雙眼,保持著將輪刀持於身後的姿勢稍稍打量四周。


  只有兩小窗的倉庫裡停放了不少機車,角落堆放著零件和工具,還有幾個木箱。空氣中彌漫著鐵生味和汽油味,讓霧中的人皺了皺眉。


  打量完四周,狹長的雙眼落在面前的人身上。


  被盯著的人看著那計謀算盡的雙眼,背脊忍不住一陣發涼。


  「試問,呼喚吾名、尋探吾身、令吾以Archer職階現于人世之召喚者,求問汝名。」


  「汝⋯⋯為何許人也?」


  「你⋯⋯你是⋯⋯?!」抑制不住的訝異拼湊不出完整的語句,連上揚的尾音都帶著微微的顫抖。


    霧中之人發出難以察覺的鄙夷的哼聲。


  「何須多問。吾名為,毛利元就。」


    看著眼前的人投過來輕蔑的目光,長曾我部才似乎從震驚中醒來,露出了複雜的笑容。


  「天啊⋯⋯饒了我吧⋯⋯」






  長曾我部元親疾馳在深夜的山中公路上,重型機車引擎發出的聲響迴盪在山間。他對於自己沒帶安全帽這一點絲毫不介意,任由風從耳邊呼嘯而過。


  背上背著匣子,懷揣著一本古書和莫名的衝動,就在凌晨匆匆上了山,目的地是山上的倉庫。這個倉庫原本是自己和小弟們的據點之一,但因為太過偏遠而不被經常使用。




  小弟們啊⋯⋯




  長曾我部想起了他與小弟們平日的生活,飆車、歡笑、偶爾跟其他暴走族幹架,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感到些許無趣。


  並不是不開心,他跟小弟們在一起時總是快樂的,但也許是快樂了太久,竟開始覺得這樣的日子千篇一律。


  當時剛回到家——一棟逝去的父親留下的房子,想著要找出備用的機車零件,便在倉庫裡翻箱倒櫃了起來。


  機車零件沒找到,倒是一個積滿灰塵的匣子引起長曾我部的注意。


  長著粗繭的大手將厚厚的灰塵撥開,匣子露出了原本的紋路。紋路古典而精緻,還鑲著金邊,看上去似乎價格不菲,但細看卻發現有不少地方早已生鏽,甚至連鎖頭都完全被鏽蝕,讓長曾我部打消了把它拿去賣掉的念頭。


  「這到底什麼啊?」長曾我部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打開匣子。鏽掉的鎖被輕易地掰開,露出裡面的器物。


  紅色綢緞中躺著一支采配,把柄上精細的雕工並不像外頭的匣子那樣破舊不堪,而是完好無損得令人驚嘆。


  細細端詳完采配後,長曾我部才發現匣子裡還放著一本書。同樣是在匣子裡,這本書卻不如采配,封面已經缺了一角,內頁也泛黃,似乎是上一個主人經常翻動它導致的。


  收起采配,長曾我部把整個匣子搬到屋內,讀起匣子裡的古書。






  三小時後,便是眼前的情況。


  「呃⋯⋯我是長曾我部元親。你好?」長曾我部尷尬地伸出手。


  不料,不知道是毛利不領情還是不懂這樣的問候方式,徑直走過長曾我部身邊,在倉庫裡四處走動,似乎是對倉庫裡的東西感到好奇。


  「既然現在起你是我的master,那麼能問問你的願望為何嗎?」








\沒有TBC!/ \大概!/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電波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