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波塔

第十三屆爬牆競速比賽冠軍ᕕ( ᐛ )ᕗ

3 Hours(上)

抵不住這對rps的魔力

廢話很多

友達以上,戀人(可能還)未滿

rps好難


林彥俊×尤長靖






2.5 hr


林彥俊坐在休息室裡吃下第五個麵包的時候,腦子裡才開始想起尤長靖。

他剛剛坐在蔡徐坤和王子異旁邊,聽著這兩人從維生素A聊到維生素E,再聊到枸杞薏仁菊花茶,對養生保健一知半解的林彥俊只能有一句沒一句地附和他們,同時也得知了今天的拍攝內容。

練習生們兩兩一組,要畫出自己眼中對方的樣子。

當兩位養生的bro聊到哪一家的發熱衣最保暖時,化妝師拍拍他們的肩,示意他們已經化完妝,可以進棚準備錄製了。

幾人進進出出後,休息室裡只剩下林彥俊一人還原封不動坐在化妝鏡邊。他背對鏡子斜倚在折疊椅上,手裡拿著達利園小麵包一塊一塊撕著吃,目光直直盯著休息室大門。

其實他已經上完妝了,按順序也應該是排在蔡徐坤他們前面錄製,照理來說這個時候都該錄完了,偏偏他的搭檔今天不知道在幹嘛,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還不見人影。

手機被沒收了,一時間沒辦法聯繫上對方。如果還在公司的話,遲到了這麼久又一點消息都沒有,林彥俊二話不說就會往宿舍跑。但現在在大廠,尤長靖的室友是林超澤,他放心的很,絕對出不了意外,於是決定就坐在休息室裡乾等。






2.3 hr

打開第六個小麵包時,林彥俊突然有點犯睏。

人體有三大慾望:睡眠欲、食慾、性慾。

自進了大廠以來就沒睡過幾次好覺,每天從早到晚、從晚到早地練習,大家精神上都脆弱得不行。無法滿足睡眠欲的結果就是提不起食慾,何況食堂的飯菜實在算不上秀色可餐,練習生們每天累成狗,也就沒好好吃過幾頓飯,於是大家開始各自尋找正餐之外的精神支柱。

其實一直以來,林彥俊對食物的要求都不高,但當他每次看見陸定昊喝芝麻糊、陳立農吃巧克力、許凱皓吃維力炸醬麵時的模樣,心裡就會生出一點對食物的追求。

「只要吃個什麼東西,就能這麼滿足嗎?」

人需要充電的話,他們就像是已經知道了自己安裝的是哪一種特定型號的電池。如果電力耗盡了,換個相應型號的電池就行了。

得到電池並不難,難就難在要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型號的電池。

這麼想的結果,就是林彥俊開始瘋狂囤積達利園小麵包。

倒也不是真的覺得多好吃,這麼做只是為自己定下電池型號,方便快速充電而已。

至於尤長靖的話,電池應該滿足不了他,他需要的是一萬毫安的充電寶。






2.1 hr


林彥俊把剩下的一小塊麵包塞進嘴裡,起身拖來一旁的矮櫃,把它和折疊椅拼在一起,整個人仰躺下來。

他嚼著小麵包,想閉目養神,腦海中卻浮現出上次九十幾個人一起去吃火鍋的場景。

那天他被分配到包廂,同桌的其他人都到大廳玩了,包廂裡只剩下林彥俊和尤長靖。看著已經擺滿了整桌的肉和剛煮滾的火鍋,尤長靖雙眼都在發亮,他輕輕側過頭,貼在林彥俊耳邊輕聲地問,「他們什麼時候回來啊?滾了欸。」

尤長靖的鼻息吹得林彥俊耳朵癢,轉過頭,只見尤長靖期待地看看冒著泡泡的火鍋,再看看他,再看看火鍋。

他原本想去外面叫其他人回來,剛準備起身,就看見尤長靖伸出舌尖舔舔嘴唇的樣子,最後只伸長了手,「先下牛肉?還是豬肉?」

「牛肉。」尤長靖偷笑著看林彥俊把滿滿一盤肉往鍋裡放,抿抿嘴,有點心虛地看向包廂門口,「那個空盤子要墊在下面喔。」

林彥俊起身把盤子堆疊起來,隨後兩人相視一眼,還要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地看看這,看看那。

林超澤說,尤長靖不管吃什麼,看起來都好像很好吃。

也不是什麼山珍海味,只是最普通的火鍋,甚至在廠裡還只是自熱火鍋。

他眼中的光像是螢火,繞著眼前的事物打轉,熱切而執著,眼角的弧度柔和得甜膩,兩顆兔牙期待地輕咬著下唇,幾縷卷卷的髮絲也感染上他的情緒微微上揚。

「這就是人類對食物最本質、最虔誠的熱愛。」

林彥俊想。

只是他又突然想起來,尤長靖也常常用這副神情看著他。

「奇怪,我是能吃嗎。」






1.6 hr


真的躺下了反而不睏了。

林彥俊躺在椅子上,伸手往桌上亂摸,又打開了一個小麵包。儘管睡意已去,腦中還是不清晰,思緒仍然亂作一團。

他有點後悔沒把看到一半的《英國病人》帶來。



雖然看上去是個party boy,但其實林彥俊宅的不得了。

這一點尤長靖深有體會。

在公司時,林彥俊、尤長靖、高茂桐三個人住在同一間宿舍。每每休假,高茂桐就拖著行李回家了,房間裡只剩下林彥俊和尤長靖。但大多數時候休假不回家的還有邱治諧他們,大家鬧哄哄的,想出去玩一票人浩浩蕩蕩地就上街了,林彥俊也不好拒絕。好在不情不願地被拉出門的台南酷哥有個好室友,每次都會本著硬拉人家出來就要負責任的心,努力帶著林彥俊融入這十幾個人的小社交圈。

因此,當大家都不在的時候,要單獨把林彥俊拉出門的難度就會直線上升。這次休假,貝汯燐的父母來上海看他,邱北北跟以前的朋友相約去重慶玩,蔡作園說沒見過雪約著周俊杰一路飛到哈爾濱了。不只他們這一間,整層宿舍都空得只剩林彥俊和尤長靖兩個人。

林彥俊已經在房間裡蹲了三天,整整三天都窩在宿舍看書、看美劇、看電影,除了到樓下的全家買點零食之外基本上就沒出過門。到第四天,看著林彥俊闔上第三本書、即將打開第四本時,尤長靖終於忍不住了。

「我覺得我們等下可以去新天地吃飯欸。」

尤長靖盤腿坐在單人沙發上,雙手撐著同一側的扶手,盡力表現出興致勃勃的樣子,希望能勸服他那個橫躺在長沙發上的好室友。

好室友一手撐在腦後,一手拿著《英國病人》,雙腿交叉著擱在另一端的扶手上,他剛找到最舒服的躺臥角度,頭也沒回,「去幹嘛?放假人那麼多,吃飽太閒喔?」

「就還沒吃飽啊,而且我來上海那麼久了還沒去過新天地。」

「你才剛瘦到達標喔,你確定要出去吃飯?」

「那⋯⋯就⋯⋯去新天地跑步⋯⋯」

「新天地是石頭路不好跑。」

尤長靖語塞,硬拗拗不過,只好站起身走到林彥俊身邊蹲下,拉著他的手臂搖搖晃晃,「好啦,一起去啦,那麼難得休假。」

林彥俊被晃得快從沙發上跌下來,卻還是極力保持著原本的姿勢。手上那本書也被晃得不行,明明一個字都看不進去,也不阻止尤長靖越來越大的動作,他只是覺得這樣很有趣。

「真的要去是不是?」林彥俊突然啪的一下握住尤長靖抓在自己袖子上的手,嚇了他一跳,接著撐起身子湊近到尤長靖面前,「來我們先跟公司報備一下,只有我可以吃東西。」

尤長靖的動作停滯了一瞬,眼神裡透露出糾結,隨後用比先前更大的力氣前後搖晃著林彥俊,「不要!好不容易放假欸!」

林彥俊笑得沒心沒肺的同時,感覺到尤長靖的髮尾一下一下蹭著自己的手臂。他覺得有些癢,手一鬆,那本《英國病人》就掉到地上了,內頁還被折了一個角。

隨手撿起書,再隨意拍了拍封面和內頁,林彥俊終於肯從沙發上站起來,笑著回房間換衣服的路上還不忘回過頭看看尤長靖蹲在地上,害怕他真的要跟公司告狀的樣子。



然後,那天他們真的一起去新天地了。

休假期間的淮海路處處是人,人行道也不算寬敞,即使兩人走得近也難免被沖散了幾次。

想起尤長靖去哪都能走散的糟糕方向感,林彥俊才意識到要放緩腳步。他回過頭,手臂一揮,勾在了一直走在自己斜後方的尤長靖的肩上。

兩人沒有什麼明確的目的地,也沒有特別想做的事。不像在這條街上的人,他們之中有些人正對著對桌不相識的異性挑眉弄眼,有人在大晚上戴著墨鏡彰顯自己的獨特品味,也有些人趁著假日逃離名為「日常」的泥潭,試圖在微醺的幻覺中找回一點自我。

但他們兩個只是勾著肩,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踩踩這座城市的古老而新鮮的石地板,看看梧桐樹上一串串燈帶勾勒出的虛影。

尤長靖手裡捧著一杯冰沙,杯子上的名字明明寫的是Azora,但Azora本人可能只喝到三口。他頭也沒抬地舉起手,把冰沙遞給勾著他肩膀的林彥俊。

林彥俊沒伸手接,只稍稍低下頭,就著尤長靖的手喝了幾口。

等對方喝完,尤長靖拿回冰沙吸了一大口,吸管發出吸到空氣的呼嚕聲。

「你剛剛是整杯都給他乾了嗎。」

「沒有,是吸管有問題,我真的只有喝三分之一。」

「是吸管嗎?再說一次?⋯⋯欸,那個是娜姐嗎?」

尤長靖猛一回頭,緊張地四處張望。他當然知道是林彥俊整他,但他就是百試百中,真的聽到有人喊「娜姐」就緊張得不行。

尤長靖一邊笑著拍打掛在自己肩上的那隻手,一邊唸著「你不要再玩這個了」。



現在《英國病人》看到哪了,說實話林彥俊有點忘了,只記得他總是一邊摩挲著內頁裡的一個折角一邊看的。

似乎是快看完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4 )

© 電波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