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波塔

第十三屆爬牆競速比賽冠軍ᕕ( ᐛ )ᕗ

【鬼白】彼世畫像

只是個梗。有沒有下文要看有沒有fu。
貫徹始終的草稿流。
很短。很短。
鬼白兩個人(幾乎)都還沒出現。
有一點點點點點曖昧的茄唐。
假設大家都是人類。

可以的話——







炎炎的太陽曬在幾近缺水的草地上,院子裡地上的海棠花瓣似乎在控訴著季節變幻得如此毫不留情。一注清澈的水流打在草地上救回乾涸的土地一命的同時,卻也將落花化作了春泥。

相較之下,屋內屋外便是兩個世界。即使門開著,有門邊樹陰的蔽護和榻榻米給人的涼感,屋外再熱,屋內也涼爽地似乎有一股清風。

「唐瓜,不要再走來走去了,我看了都覺得熱,休息啦休息啦。」屋內傳出慵懶的聲音,像是有魔力,讓一般的聽者都一起慵懶了起來。

可惜此時聽眾只有屋外的唯一一人,這位唯一的聽眾正忙著為院子裡的花花草草澆水。不知道是天氣的緣故還是那句話的緣故,讓他更加煩燥。

「我休息的話茄子你的院子就要變成荒地了!」唐瓜放下手中的空水桶,大汗淋灕地走進屋內。

屋內的茄子放下手中的畫筆,遞給唐瓜一杯茶。唐瓜接過茶,看向房間正中間未完成的畫作,問道:「這次是誰的委託?感覺⋯⋯跟以往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同?」

「不同的應該是靈感吧。」茄子順著唐瓜的視線,一同看向那張半成品,「因為阿香姐說是給鬼燈大人的禮物,所以就用鬼燈大人當作原型。」

「鬼燈大人當作原型⋯⋯」唐瓜看著畫像上微笑著的人物,明明身上的汗都還沒擦乾卻打了個寒顫,「我可是一點都想像不出來那位大人笑著的樣子⋯⋯」

「就是這樣才讓人覺得有趣不是嗎?」茄子嘿嘿地笑著。

正喝著茶,唐瓜突然大叫一聲,後知後覺地發現委託人竟是自己暗暗戀慕的對象,搖晃起茄子的衣領,「阿香姐?!阿香姐找你?!是阿香姐?!」

「之前的職員會議結束之後阿香姐來找我的,那天你正好不在。」茄子被晃得頭昏眼花,急忙抓住唐瓜的手,「別晃了別晃了!她等會來看那幅半成品的時候你會見到她!」

「阿香姐等會會來?!你怎麼不早點說!」唐瓜剛說完,門口便傳來一陣叩門聲音。

「來了!」茄子一邊起身一邊大聲叫喚,轉過身指指門外的方向對唐瓜說,「你看,阿香姐來了。」





阿香見到那幅尚未完成的畫作甚是滿意,而更多的是對茄子的才能的驚歎。

冷徹化作柔情,肅穆被溫婉取代,眼尾輕佻的笑意將原型的穩重除得乾乾淨淨,這一絲美中不足卻為這畫中人物添了不少真實感。畫中人物的外貌與原型的鬼燈有九分相似,散發出的神韻則大相徑庭。似乎僅僅是注視著他,自己就會被勾進畫中的世界。只是半成品就已經如此出色,有著這樣的才能的作者卻不是一名職業的畫家,不禁讓人感到惋惜。

「茄子你為什麼不做職業畫家呢?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大有作為。」阿香看著畫像問道。

這樣的問題並非第一次,而茄子總是回答「不是每個作品都能入眼啦」,也總是在與提問者的對話結束後對唐瓜笑笑。

此時的唐瓜正看著仔細端詳畫像的阿香發愣,絲毫沒注意身邊的茄子。

阿香收回在畫像上的視線,對兩人笑了笑,「那麼,下次見面就是鬼燈的升職慶祝會前一週了,我非常期待見到成品。」

做了簡短的道別,阿香離開後,唐瓜仍戀戀不捨地站在門口,「阿香姐真的好漂亮啊⋯⋯」

「能認識阿香姐真幸福啊。」在唐瓜後的茄子感嘆道,越過唐瓜的後腦勺看向阿香離去的背影。





tbc?






廢話一下⋯⋯
原梗來自王爾德大大的《道林格雷的畫像》。最近在(被迫)看原文書,雖然看過電影,不過原文書看到哪裡就寫到哪裡,當然主要還是看有沒有空跟有沒有fu(。),耶咿!

评论
热度 ( 4 )

© 電波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