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波塔

第十三屆爬牆競速比賽冠軍ᕕ( ᐛ )ᕗ

Ritual

deadmau5/Marshmello 死老鼠x棉花糖

請自行避雷。

超超超超超超OOC。

涉及了幾個採訪,但是時間序完全錯亂。

單箭頭?

死老鼠(和他的粉絲)拜託不要殺我。






很多人覺得deadmau5瘋瘋癲癲的,但其實他很好懂。
他有才華,所以看不起一些有才華的人為了錢而作踐自己。
他直言不諱,所以被冠上「DJ界第一嘴砲」的稱號。
他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所以永遠特立獨行,在現場總不按牌理出牌,卻能讓聽眾都為他瘋狂。

這也是為什麼Chris這麼多年來對他如此著迷。

噢,不是Chris,他現在是Marshmello。

昨天凌晨剛結束在紐約的演出,卸下一身行頭,才踏出場地的大門,就被帶到附近的機場,準備趕往下一場音樂節。
在飛機上睡了短短四小時,下飛機前Moe告訴他,等下要先去電台接受採訪,採訪結束到演出開始中間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可以先在飯店好好睡一覺。Chris沒有回應,只點點頭。Moe能理解,他現在累得不想說話。

幸好Marshmello是個棉花糖,不能說話,早上的電台節目基本上可以很輕鬆地完成。Moe坐在旁邊替他回答了主持人的所有提問,他只需要擺擺手、點點頭。到後來,他甚至都沒怎麼認真聽主持人提的問題,自顧自地在白色頭盔裡想著其他事、其他人。

透過黑色鏡片看見「ON AIR」的紅色指示燈熄滅了,Chris想起接下來幾個小時可以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突然就有了點精神。他站起身跟主持人握手簡短告別,一心想回飯店好好睡上一覺。

「嘿,前陣子deadmau5在採訪裡說的話你別當回事。」年紀稍長的主持人握手後拍拍他的肩,「你們都很有才華、我很喜歡你們,但他從以前就是這樣說話,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你還很年輕,別被影響了。」

Chris轉過頭,看到Moe一臉假無辜地聳了聳肩。

「沒事,我們都不介意。」Chris向主持人道謝告別後匆匆離去。自己想了一整個早上的人突然被他人提起,回憶打敗了睡意,那個他試圖忽視的身影和話語又開始在腦海中盤旋。






他在白色頭盔裡偷偷地景仰著deadmau5。

而deadmau5告訴所有人,Marshmello做的音樂是垃圾。

起初,Chris對deadmau5的貶損不僅不生氣,還覺得挺有趣。他知道deadmau5討厭所有的商業化EDM,他也設想過deadmau5對自己的評價,所以不痛不癢地作出一些不像是回應的回應。

他在MV裡養了一隻叫做「Joel」的老鼠,另一支MV裡出現了三隻耳朵的老鼠頭盔,還在節目裡捏了一隻巧克力老鼠(然後把它丟掉)。

他戴上頭盔是受到deadmau5的啟發,然而得到的卻是deadmau5對他愈演愈烈的抨擊,甚至連Skrillex都有點看不下去。他稱他為「Trashmello」,說他「寧願跟狗屎合作也絕對不會跟Marshmello有交集」,在採訪中告訴記者他「覺得Marshmello很煩」。


好吧,這下他是真的注意到我了。


Chris只能這麼自我安慰。






回到飯店,Chris丟下所有雜七雜八的瑣事,一拿到房卡就頭也不回地徑直往自己的房間走。進門後重重地往床上一躺,也不管自己的頭髮今天早上被頭盔壓得亂七八糟,準備直接睡覺。但翻了幾次身後,他決定還是先打個電話,不然可能接下來幾個小時都睡不著,白白浪費掉休息時間。


聽到電話接通的聲音,自己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頭倒是先打了招呼。


「Yo,yo,yo!Marshmello!」


聽見陌生的聲音,Chris遲疑了一下。

他打過去的不是時候。Skrillex正在接受採訪,他們一邊通話,Skrillex一邊向主持人介紹自己、誇讚他做的remix。Chris在電話的這頭不好再說什麼,於是他們簡短地寒暄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不知道採訪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但他找不到除了Sonny之外同樣認識deadmau5、知道他對deadmau5所抱有的感情的人。

對deadmau5說的話,他並不生氣。受到影響?也不至於。只是他怎麼樣都控制不住自己,讓自己不去想這個人。

Chris放下手機,索性從床上起身,脫了鞋子走到陽台。

他沒穿拖鞋,赤腳踩著平滑的石板,稍微有些涼。他彎下腰把自己掛在欄杆上,半個身體都懸在陽台外。不同於在調音台上活潑的樣子,他瞇起眼睛,無聊地數著遠方那棟大樓有幾扇打開的窗戶,權當在數羊。

數到第十三扇時,不遠處飄來煙味,Chris順著煙味看向隔壁陽台。隔壁陽台上的人似乎也在餘光裡注意到旁邊的人,同時轉頭看向Chris。

看清隔壁抽著菸的人是誰後,Chris差點從二十幾層樓高的陽台上掉下去,心臟怦怦直跳,剛醞釀出的一點睡意又被全部嚇跑。

而對方似乎還沒反應過來他是誰,剛要把一臉震驚的Chris認作自己的粉絲,打算回房間時,才恍然意識到這個瞪大了眼睛、頭髮亂翹、一身白衣的人就是自己口中的「Trashmello」。


「F**k???」


與仰慕的對象第一次面對面,聽到的第一句話,是「F**k」。

Chris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一方面是因為他不知道該對這樣的情形作出什麼反應,一方面是他從沒想過,萬一哪天見到了deadmau5,他該用什麼樣子面對他。

沒等到Chris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隔壁的Joel已經把煙往欄杆上的煙灰缸裡狠狠一丟,快步走回屋內。

Chris看著Joel丟下的煙蒂從煙灰缸裡反彈起來,又落到陽台的石板上,突然想起,這個音樂節昨天的DJ名單裡有deadmau5。


竟然還好死不死偏偏住在隔壁。


房間裡響起急促的敲門聲,與其說是敲門,倒不如說是拍門。不安、期待、忐忑、欣喜、擔憂,各種情緒隨著敲門聲同時湧上來,Chris明顯地感到自己的腎上腺素在不斷飆升。他沒多想、也不想多想、也不敢多想,匆匆跑進屋內打開房門。






Chris站在門邊,眼睜睜看著Joel在自己的房間裡東翻西找,從衣櫃到壁櫥,再從抽屜到床底。Joel打開冰箱的時候,Chris終於忍不住發問,「你在找什麼嗎?」

Joel蹲在冰箱旁,沒找到自己要的東西便悻悻關上冰箱門,隨後又馬上打開它,拿出一罐要付費的啤酒。喝了幾口啤酒後,Joel抬頭看向Chris,「你的鐵桶呢?」

「我沒拿上來,應該在經紀人那裡吧。」

「你聽好。」剩下一半的啤酒瓶上沁出一層薄薄的水汽,Joel的手印留在了上面。他起身走近Chris,經過茶几時順手放下啤酒瓶,「我的頭盔比你的酷。什麼時候你才要拿掉那個破鐵桶,認真做點不是為了賺錢的東西?」

Chris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種無言感讓他覺得他們剛才的對話、房間裡的Joel、遠處的落地窗和啤酒瓶上的水珠都有點不真實。於是他開始懷疑,眼前離自己越來越近的Joel到底是不是幻覺。

他們鼻尖碰到了鼻尖,Chris可以清楚地看到Joel眼裡咄咄逼人的神色,同時聞到尼古丁和酒的味道交融在一起。


也許是因為想了他一整個早上。

也許是因為深受他的影響。

也許是因為迷戀了他這麼多年。

也許什麼理由都沒有。


Chris歪過頭,輕輕地用自己的嘴唇觸碰了Joel的嘴唇。


我應該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親過deadmau5的粉絲了。


把已經結束動作、往後退到牆邊的Chris猛地拉向自己,Joel把Chris的一隻手扣在牆壁和脊背之間,繼續並加深這個模稜兩可的吻。

他們唇齒相碰得激烈,呼吸也越發急促,但Chris能感覺到Joel抓過他的右手,用手掌細細地摩挲著自己的手腕、掌心、指節和每一個指尖。

他的兩隻手都被Joel限制住了,哪也躲不了。

不過無所謂,他也沒想要躲。






「你連接個吻都不能認真嗎?」

他們結束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吻之後對視了一陣子,Chris聽到Joel這麼問,他不好說這時Joel的臉上是什麼表情。






Joel走後,Chris睡了一覺。Moe來找他的時候他還想再睡五分鐘,畢竟他已經很久沒睡得這麼安穩了。







—————

相愛相殺的鼠棉好可愛啊(大哭

评论 ( 19 )
热度 ( 120 )

© 電波塔 | Powered by LOFTER